蓝涣世界第一好(′▽‵)

爱豆王凯
二次元
沉迷魔道祖师
昵称随意
满地打滚求红心
各位大大多多指教

杂谈│“当我更新的时候我在想什么。”

是我了(ノಥ益ಥ)

迷野:

听说大家需要无水印原图,特放出与诸君共勉。











联文预告⁄(⁄ ⁄ ⁄ω⁄ ⁄ ⁄)⁄各位看官快来玩呀

嗯哼~
不说了除了我都是太太,希望不拉后腿WWW

建国之后可以成精🌸:

我要跟你们说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朕又跟别的小天使联文了

主题:家养小妖精-金木水火土
我与其他四位太太的成精系列

参与人员
@白夜 星期天早上九点—晚上九点具体看我液hhh
@Olivia桜 星期二
@维庸乃吾命 星期一早九点
@关山北 星期三

你问我啥时候发
嘻嘻
我明早九点hh

cp看tag⁄(⁄ ⁄ ⁄ω⁄ ⁄ ⁄)⁄
我欢迎你们给我点小红心

好久之前就写完了(;´༎ຶД༎ຶ`)大哭我终于要发了

占tag抱歉!!!抱歉极了!!!!


【谭赵】醒来觉得,甚是爱你

我木依然文触,谢谢我木~么么😘

维木向东:

甜甜甜,一发完


 @唐川教授的左眼之泪 姑娘点的cp


 @Olivia桜 祝我们樱桃生日快乐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  谭宗明躺在赵启平腿上,任凭他揪着自己的头发绕着圈把玩。


  电视开着,却被调到了无声状态,只有电波沙沙的声音弥漫在这个寂静的夜晚里。画面中喜剧演员的嘴巴一开一合,镜头略过台下,观众笑得前仰后合。


  谭宗明半阖着眼,几乎睡着,恍惚间听见上面正有人在叫他。


  “嗯?什么?”谭宗明逐渐找回清醒,睁开眼问。


  “我说,你有白头发了。”


 


  谭宗明和赵启平早在学生时代就已经相识了。


  彼时他们还顶着一张稚嫩的脸,整天里双手插兜装着老成,却相遇在电玩厅里。


  装老成哪有痛痛快快跳舞撩妹来得爽,赵启平的校服外套扔在一边,露出里面的白色衬衫,下摆掖在裤子里,跟着屏幕上的指示摆着动作。动作太大,衬衫从裤腰里钻出来,露出一小截精细白皙的腰。赵启平不用看都知道自己身边一定又围了一大圈的小姑娘。


  其实不止这一处,再远一点,就在娃娃机旁边,还有个人,也在张望着赵启平的方向,没办法放下视线。


  赵启平汗津津地从跳舞机上下来,外套搭在肩上向外走,眼前突然站住了一个人。


  那个人递给他一个小玩意儿。


  赵启平看着手里的东西,抬头问:“给我的?”


  那人点头。


  “为什么给我?”


  “妹妹抓太多娃娃了,不够拿。”他手里抱着一大堆小娃娃,不远处还有个小姑娘踢着地等他。


  “哦。”赵启平答,“那好吧,谢谢啊。”


  “不客气。”


  那人转身要走。


  “哎,等等,”赵启平追上去,“你叫什么啊?”


  “谭宗明。”


  谭宗明发誓他仅仅是要陪妹妹抓个娃娃。


 


  后来,赵启平在学校里碰见谭宗明,才知道原来送他娃娃的人和他同校。


  只不过谭宗明比他大一届。


  高考结束,一大批毕业生都在欢呼叫嚣,一脸轻松地叫卖再也用不到了的书和笔记。赵启平在去食堂的路上看见谭宗明站在树荫里,身前摆了一大堆书,还有娃娃。


  谭宗明冲他招手。


  赵启平没过去,直接走进了食堂,过了没一会儿,打包了两份牛丸面出来。


  “回礼。”赵启平如是道。


  他跟着谭宗明蹲在地上,看着摊子吃着面,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。


  “你还没问过我叫什么呢。”


  “用问吗,赵启平?”谭宗明笑,“你们高一开学典礼的时候,我记得你是新生代表。”


  “这都记得,”赵启平表示敬佩,“你打算去哪儿上大学?”


  “出国。”


  “嚯,学霸。”


  “误会我了。”


  “哦,土豪。”赵启平咽下一口,“我们做朋友?”


  谭宗明忍俊不禁。


  “你以后想学什么?”


  “学医。”


  “看不出来还有颗济世心啊。”


  “我要是说他们说我穿白衣服好看,你信吗?”说完,自己先盒盒盒地笑起来。


  谭宗明挑挑眉:“‘他们’是谁?”


  “反正……就挺多人。”赵启平噎了一下。


  “你穿白衣服确实好看。”谭宗明转头盯着他的眼睛问他,“‘他们’里有我吗?”


  “没有,”赵启平把剩下的汤汤水水扔进垃圾桶,“他们是他们,你是你。”


  六月的正中午,大太阳明晃晃地挂在天上,汗水从赵启平的额角顺着脸的轮廓流进领子,赵启平大咧咧地拽起衣襟擦了擦脸上的汗,环顾周围空无一人的校园。


  “你肯定卖不出去了。”赵启平看着这一大摊子的书和娃娃,“要不卖给我吧,这些娃娃。”


  “卖给你干嘛,像要就直接送你了。”谭宗明问,“你要这些干嘛?”


  “有个妹妹,喜欢。”


  赵启平心里想了一圈,发现自己只有一个弟弟。


 


  那个暑假,谭宗明逐渐和赵启平熟络起来,每天一起约图书馆,赵启平看理化生,谭宗明看英语。


  中午的时候,他们就在图书馆附近找些吃的,谭宗明总有些赵启平感兴趣的故事讲给他听,赵启平又总是发挥着他的幽默细胞,小餐馆时常回荡着两个人肆无忌惮的笑声。


  除了故事,还有一些幻想。


  赵启平说,他想以后环游世界,去卡瓦格博峰看日出,去亚马逊河玩竹排,去潘帕斯草原跟马赛跑。


  “真不要命。”谭宗明评价,“尤其不切实际。”


  遭到了赵启平的一个白眼。


 


  谭宗明临行前,他们又去了一次电玩厅,赵启平放弃了跳舞机,跑去抓娃娃。


  谭宗明在旁边一抓一个准,不一会儿怀里满是小玩偶。可赵启平这边,币子投进去不少,愣是一个都抓不上来。气得赵启平把币子一股脑扔给谭宗明,自己就直愣愣地看着他抓。


  他抱着谭宗明抓上来的那一大堆,挨个看,这个鼻子掉了,那个长得太丑,全是劣质产品。


  话说到一半被他憋了回去,他看见里面藏着一个白色的小人,眯着眼睛扬着嘴角,两个脸蛋粉嫩嫩。


  没缺斤少两,也不丑,甚至很可爱,看起来还有点眼熟。


  这长相不是跟谭宗明笑起来一模一样吗?


  赵启平戳戳谭宗明:“哎,你给我笑一个呗。”


  “干嘛?”谭宗明莫名其妙。


  “让你笑一个就笑一个嘛。”赵启平说,“你笑起来好看,我想看不行吗?”


  谭宗明咧着嘴傻笑。


  “不是这么笑得,你抿着嘴那种,再来一次。”


  “你总想让我笑是怎么回事,没事我笑不出来啊。”谭宗明一脸无辜,复又懂了什么似的,神秘兮兮对着赵启平说,“你不会喜欢我吧?”


  赵启平顺脚踢了谭宗明一下,“我喜欢你行了吧。”


  这回谭宗明笑了,很标准的一字笑,赵启平想看的那种。


  赵启平快速地把玩偶放在谭宗明脸旁边,拿出手机,咔嚓。


  赵启平看着照片感叹,真是十分相像。


  谭宗明的脸凑到赵启平跟前,看看照片,又看看赵启平,动作也十分迅速。


  啵。


 


  谭宗明告诉赵启平,要好好学习。


  赵启平告诉谭宗明,要好好做人。


  赵启平最终考上了梦寐以求的医科大,收到通知书的时候,他跨着半个地球给谭宗明打电话,听见谭宗明接起电话时又软又迷糊的声音才想起来,此时的美国还是深夜。


  谭宗明被搅得没了睡意,索性直接起来和赵启平聊天。


  谭宗明说美国这边没亲人没朋友,甚是思念国内的一切。


  赵启平说活了十八年,都在这么一个地方呆着,呆腻了。大学这几年,可要好好出去看看。


  谭宗明说,我是不能陪你了,这边学业重。


  赵启平拿着当初谭宗明劝告他的语气跟谭宗明说,好好学习。


 


  谭宗明不在国内,却总能第一时间知道赵启平在干嘛。


  他不经常给赵启平打电话,也不在网上聊天,只是看见赵启平的朋友圈发了照片,他就去点赞。


  看赵启平这个暑假去了雪山,十一翘了两天课跑去热带雨林玩,寒假又跑到了南半球的草原上,天苍苍野茫茫。


  每一次的图片里,都有那个被赵启平说像他的馒头人的影子。


  他在地图上把赵启平去过的地方都标注了出来,却没时间去游玩。毕了业,回了国,在一家私企干得累死累活,还是赵启平趁着寒假,来找他玩了两天。


  几年不见,赵启平和谭宗明都变了许多,再也不是毛头小子蹲在树下吃牛丸面的样子了。


  结果也就是吃了个饭,还没吃完,谭宗明就被领导一个电话叫走了。


  剩下赵启平索然无味地在谭宗明租的房子里躺了两天。


  赵启平回学校上课了,谭宗明辞职了。


  他没急着去找赵启平,倒是先按着地图上标注的地方,踏着赵启平走过的路,去游了个遍。看过了世界大好河山,赵启平也毕业了。


  在上海六院当个骨科医生,赵启平跟谭宗明说的时候,谭宗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然后说:“启平啊,我要自己创业。”


  “就在上海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
  赵启平说:“我祝你功成名就。”


  谭宗明说:“你该祝我爱情事业双丰收。”


  “够贪心的。”


  “这不有你吗。”


 


  谭宗明和赵启平在一起,顺其自然。


  只不过就是生活拮据了点。


  一个刚刚毕业的实习医生赵启平,一个几乎是白手起家的未来企业家谭宗明,也就能租住一个小破屋,上下班都要坐地铁,每个月的水电费也要精打细算。


  不过他们还乐得自在,谭宗明刚开始着手生意,应酬总是难免的。赵启平就在家给谭宗明冲一点蜂蜜水。


  谭宗明喝了水,略微解酒,便喜欢躺在赵启平的腿上,听赵启平给他讲医院发生的事情,谭宗明就跟着赵启平一起骂人或者大笑。


  没有了发蜡,头发软软地趴在额上,赵启平边讲故事边玩谭宗明的头发,百玩不厌。


  夏日里,赵启平在家就穿个大裤衩,谭宗明的头发一骚,总是弄得赵启平的腿痒痒的,让他起来,他也不动,依旧躺在那里,赵启平就扒拉着他的头发故意气他说,谭宗明,你有白头发了。


  谭宗明笑着说,那你给我拔下来?


  赵启平一巴掌打上谭宗明的脑袋。


 


  都是年轻气盛的年轻人,抬杠,抬着抬着,就抬到别的事情上去了。


  动心又动情,一声高过一声。


  沙发吱嘎吱嘎地响,他们也不嫌地方窄,就那么将就着纠缠在一起,在对方身上撩着火,久久灭不掉。


  摆在沙发背上的馒头人被震得掉了下来,砸在谭宗明的腰上,又落在地上。


  那个酷似谭宗明的笑脸正直勾勾地对着沙发上的两个人,赵启平余光一撇,分了个神,把馒头人的脸转了过去。


 


  谭宗明大概是个天生的生意人。


  没两年时间,他的生意就已经风生水起。他和赵启平一起买了间房,地方不大,却足够他们两个生活。


  赵启平大概也是个天生的医生。


  从一个实习医生,很快就变成了主治医师,买房子的时候,他扔了很多东西,唯独没扔那个馒头人。


  那个馒头人依旧摆在客厅的沙发背上。


 


  谭宗明的应酬越来越多,工作也越来越忙。赵启平也是。


  他们之间的话越来越少,谭宗明醉酒回来,发现没有一杯蜂蜜水等着他了。赵启平也发现,满肚子的话,没人可讲了。


  最离谱的一次,谭宗明给赵启平打电话,赵启平手术。赵启平给谭宗明打电话,谭宗明开会。急诊和应酬将他们俩生拉硬拽,居然一周都没有说过一句话。


  那天晚上,他们终于见了个面,一顿饭下来,一句话都没有。


  赵启平起来收拾碗筷,背对着谭宗明,想抽烟。


  “谭宗明。”


  “赵启平。”


  两个人一愣。


  “你先说。”


  “你先说。”


  又是一愣。


  最后是谭宗明扬了扬头:“你先说吧。”


  赵启平深吸一口气。


  “谭宗明,我们分手吧,我们现在这样,一周都见不到一次面,说不上一句话,我们……”


  谭宗明突然笑了起来。


  “启平,咱们两个还真是心有灵犀啊。”


 


  直到赵启平变成骨科主任医师,谭宗明变成金融大鳄,他们都没再见过一面。


  房子就那么搁置着,谁都没再回去住过。


  直到那天,赵启平在商场看见了一排娃娃机,其中有一个娃娃,分外可爱,眯着眼睛,粉粉地冲着他笑。


  他忽然想起被遗忘在老房子里的那个馒头人,估计都已经落灰了吧。


  赵启平兑换了币子,想把机器里那个馒头人抓出来。


  可他的抓娃娃技术依旧像多年一样,废了小半盒币子,都没抓上来。


  谭宗明下来商场视察,就看见一个正在抓娃娃的身影,像极了心底那个人。


  那个人似乎是抓了很久都没抓到,正懊恼地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


  谭宗明心底笑了一下,吩咐旁边的经理,把机器打开,那位先生想要什么,给他拿出来就是了。


  他远远看见经理将里面的东西放进那人手里,说了什么。


  那人一个回头,四目相对。


  原来真的是你。


  谭宗明看着赵启平拿着一个馒头人向他走来。


 


  谭宗明请老朋友吃了个饭,一家路边摊,有赵启平喜欢吃的牛丸面。


  谭宗明问:“现在还忙吗?”


  赵启平答:“忙,特别忙,比之前还忙。”


  谭宗明递给赵启平一块面巾纸:“那正好,我现在一点都不忙。”


  赵启平鼓着个腮帮子愣住了。


 


  赵启平在分开的这几年里,交过女朋友,也交过男朋友。


  可他感受不到一丝一毫和谭宗明在一起的时候那种轻松和快乐,于是每一段恋情都无疾而终。


  赵启平总想着找谭宗明算账,就因为他,自己都要注孤生了。


  现在终于又面对面地坐在了一起,谭宗明跟赵启平说,他这几年,一次恋爱都没谈过。


  赵启平总觉得自己败了。


  谭宗明也觉得自己败了。


 


  他们两个是命里注定的人。


  从高中到工作,从初露锋芒到事业有成,架也吵过了,手也分过了,可最后还是咔哒,合上了齿轮。


  谭宗明领着赵启平回到那个小屋子,打开门,没有赵启平所想的铺天盖地的灰尘。


  “你找保洁过来打扫?”赵启平边问,边环视着屋子,看见那个馒头人乖乖坐在沙发背上。


  “我自己打扫的,每周都来。”


  赵启平转头看向谭宗明。


  “除了你和我,没人进过这个屋子,启平。”


 


  赵启平噗嗤一声笑出来。


  “闲的?”


  “嗯,太闲了。”谭宗明从背后抱住赵启平,“所以你忙也没关系,我闲。”


 


  赵启平拒绝了谭宗明让他搬到他新买的庄园去住的建议,说这个房子就挺好,离医院近。


  于是谭宗明就收拾了一个行李箱,也搬回了这个老屋子。


  晚上无聊的时候,他依旧躺在赵启平腿上,给他讲他之前出去游玩时候的故事。


  阿尔卑斯山的日出,塞纳河上的游艇,那拉提草原的马场。


  “你都去过了啊,真好。”


  “你不是也去过了吗?”谭宗明问,“我看见你朋友圈里发的东西,才去的。”


  赵启平笑得腿都在抖。


  “我没去过,一个地方都没去过。


  “照片是假的,后面放上风景图,穿好该穿的衣服,假装自己去了,照片就是这么拍出来的。”


  谭宗明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。


  不过转而也就释然了:“等你闲下来,咱们一起去。”


 


  谭宗明和赵启平一起收拾屋子,小东西摆满了所有空位,还有那两只馒头人。


  赵启平正儿八经地把两个馒头人摆在了床头柜上,让两个白团子歪歪扭扭地靠在一起,还戳了戳他们的小脸蛋。


  “小崽儿,你有伴儿了。”


  说完,学着谭宗明的样子笑了一个。


 


  谁都不知道,撑起上海经济半边天的谭大鳄,心甘情愿住在五十几平米的小屋子里,浑身上下的烟火气儿。


  谁也想不到,年轻有为帅气高冷的主任医师赵启平,拒绝所有通晓唱歌喝酒的邀请,跑回家窝在沙发上玩某人的头发,甘之如饴。


  谭宗明问:“启平,你想出柜吗?”


  赵启平说:“有你在,我有什么不敢的。”


 


  第二天,所有报纸的头版头条都被这两个人占领,谭宗明与赵启平戴着对戒的照片闯进所有人的视线。


  晟煊的股票一落千丈,谭宗明坐在会议室,听下属说“不能因为这点事情而放弃晟煊”。


  谭宗明笑笑说,晟煊绝不会因为这件事倒下,再说,我不能因为晟煊这点事而放弃我的爱人。


  谭宗明合上报告,最后说了句“都自己干自己的去”便走出了会议室。


  打开门,发现赵启平正在外面的沙发上等着。


  赵启平看见谭宗明出来,赶紧迎上去,紧张地看着他。


  “没事儿,瞎操什么心。”谭宗明搂住赵启平的腰向外走,“走,回家。”


 


  谭宗明躺在赵启平腿上,任凭他揪着自己的头发绕着圈把玩。


  电视开着,却被调到了无声状态,只有电波沙沙的声音弥漫在这个寂静的夜晚里。画面中喜剧演员的嘴巴一开一合,镜头略过台下,观众笑得前仰后合。


  谭宗明半阖着眼,几乎睡着,恍惚间听见上面正有人在叫他。


  “嗯?什么?”谭宗明逐渐找回清醒,睁开眼问。


  “我说,你有白头发了。”


  “早都有了。”


  “什么时候?”


  “你第一次说我有白头发的时候。”谭宗明的眼神狡黠得很。


  赵启平一巴掌打上谭宗明的头。


 


  他们再一次在同一张床上醒来,赵启平看着身边的人迷迷糊糊地睁眼,突然跟他念起情书来。


  “老谭,听没听过一句话?”


  “嗯?”


  “醒来觉得,甚是爱你。”


 


  两只馒头人相依在晨曦里,笑得正开心。




----------------end-----------------




【楼诚及衍生】欢迎乘坐木维的飞天神毯



【凌李】你是我追求的幸福

感谢我精精的鸡汤WWW
放心吧我永远不会放弃的

白夜:

OOC严重x3
送给我wuil樱桃的生贺
其实也是看完向往的生活
有感而发,却一字未落,眼泪先掉。

bgm-房间
@Olivia桜 

我们必须记住你现在所做的是为了你的未来,是你自己选择的,我们就要努力,踏着从容的步伐,脸上带着骄傲的笑容,走在所有人的前面。
祝我家樱桃好好学习好好努力好好做人
也打醒自己,你不是一个小孩了,你也要好好学习好好做人了。

我何说:人最幸福的,不是拥有一切,而是你可以很从容的去安排自己想做的事。
这可能是我们所有人的目标,祝感谢没有跳过我的开头的朋友幸福。

——
凌远从小到大就很懂事,他是别人家长眼中的别人家孩子。

不会像自家孩子天天跑出去玩,玩的衣服都脏了,满身大汗的跑回来。他会在家好好学习,看看书,写写作业。

初中时,他的各科成绩都很好,同桌李熏然算中等生,每天就是抄抄凌远作业,考试也就那样能及格的水平。

李妈妈人每天就拉着李熏然的耳朵告诉他学学凌远,学学凌远。

“可你不觉得他这样学,很不好吗?你希望你的儿子变成一个机器人吗?”

李熏然说的让李夫人一怔,他的手慢慢松开了。凌远怎么学的方法可能在家长眼中就是好孩子,可在小孩眼里却是这样的,的确像极了一个机器人,每天都做着相同的事。

李熏然很骄傲,他觉得自己说服了妈妈,跑到家里,向门外的妈妈喊着,“妈妈我说的很对吧。”

小孩的思想总是只看现在,大人的想法总是在以后。李妈妈走进家里把门关上,他的确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成为一个机器人失去了童真快乐,可只要一想到儿子的未来真想让他失去一下这个年龄该有的。

凌远和李熏然的关系也只存在于下课抄作业,上课帮回答,一到玩游戏到哪都不会出现凌远的身影。

也在凌远帮了李熏然太多次后,终于良心发现了一次,他再次被同伴们叫走的时候,停下了脚步,拉住了不远处凌远的手,“你要跟我一起玩吗?”

凌远啪地一声把书合上,他睁大着双眼看着李熏然,“你,再说一遍?”

他的声音透露出不可思议,李熏然觉得没有什么好奇怪的,他把凌远拉起来,他也不知道如何表白,只说了一句走啦,就跟凌远跑到了不远处等着李熏然的同伴们。

“然,你确定要带他吗?”

离李熏然很近的一个朋友凑过来问道,声音较轻,被李熏然抓住的凌远却听见了,他想挣脱开却被李熏然抓的紧紧的。

“嗯!有什么意见?”

李熏然是全班最受欢迎的,他一说话根本没人敢反对,刚刚问的人别过脸也不说话。

凌远这才慢慢放松下来,他跟李熏然平时上课也会聊几句,也就问道,“你要带我去哪?”

“操场踢球。”

如果有人用四个字拯救了一个已经对世界失去信心的高智商,请问这个高智商会怎么办?

凌远觉得他被拉出这个坏掉的世界,一双温暖的手,和一个令人无法抗拒的微笑,一不小心把他救了出去。

从那天后,李熏然和凌远关系亲密了起来,李妈妈也没有想到,有一天他的儿子突然成绩狂奔,排到了全年级前十,她一开始以为是排名错误了,问了好几次才确定她的儿子出息了。

哪有个家长看到自己的儿子成绩好了不高兴,李妈妈摸着李熏然的卷毛问,“学了凌远?”

“嗯~他的生活不是一个机器人,他教会了我很多东西,我很开心。”

不是所有学习好的都是死读书,也不是所有学习不好的就学不进。

世上没有天生的傻子,只有把自己关在一个没有人气的房间,想着自己的事的傻子。

世上也没有天生的天才,他们也需要一个人把他们拉出这个无趣的世界。

凌远和李熏然逐渐长大,他们慢慢的走向了自己选择的路。

凌远选择当一名医生,李熏然选择当一名警察。

李妈妈本来是不同意的,与李熏然闹了好几天,这才同意,只因李熏然,“妈,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,我会好好的走下去,不管结局如何,你都要让我开心一会儿。”

李妈妈同意了,曾经让他好好学习失去了快乐,那么长大还是要还回来的。

没有凌远的李熏然照样是李熏然,他在警局干的很好,年纪轻轻就变成了副队协助队长破案。

李熏然很开心,升了副队把正要当上院长的副院长约出去吃饭。两人到晚上喝得烂醉,凌远瘫倒李熏然的身上,“李熏然,我们好久不见了。”

“嗯?我们不是…”

“好久不见你拉着我的手了。”

李熏然拉住凌远,他喝的也有点乱醉,脸通红通红的,但还是紧紧握住凌远的手,“凌远好久不见你跟我说大道理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要好好加油啊,像你跟我说的一样。”

凌远沉默了一会儿,突然压在李熏然身上,“可以是可以,但你得跟我玩谈朋友的游戏,像玩足球游戏一样。”

“好。”

——
希望你好好的
不要因为你这条路太难走
就放弃最初的那颗心
浪里个浪,我们骚一波,就不信打不到前方不远处的困难不是。

祝我贝贝生日快乐。

【凌李】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

点点小天使!谢谢木马!

_原地踏步.点在东_:

给贝贝@Olivia桜 的生贺!


生日快乐墨镜贝!


————


我又开始瞎起题目了!(:з」∠)_


严重瞎掰,严重OOC.....


虽然我没文化,但是我爱发糖啊....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
01.
  
"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,请稍后再.........."
  
李熏然第22次挂断电话,他突然联系不上凌远了。
  



02.
  
昨天是李局长的生日,正赶上是周末,李熏然回去给老爷子祝寿。凌远备了一份礼物让继续李熏然带回去,他正忙着准备考研,都快住书堆里了,要不是李熏然看着,估计连饭都省了。
  
李熏然晚上在家住,睡前例行给凌远说晚安。上一条消息是他发的,中午饭点的时候提醒他记得吃饭,没有回复。晚饭直接托付给赵启平,让他盯着凌远吃饭。
  
赵启平跟凌远是室友,俩人高中就是同学,和李熏然是起打过排位上过王者的交情,接到这样的任务他的内心是无比拒绝的。
  
这狗粮,我能不吃吗。
  
不能。李熏然也直接拒绝了他。


  


03.
  
李熏然想了一下,还是直接打了过去。
  
没有人接。
  
难道是没拿手机?不会啊,他没这么粗心啊。才11点,睡不了这么早吧?
  
又打了一次,还是无人接听。李熏然把电话拨给了赵启平。
  
这个接的倒是挺快。
  
"正好想找你呢,新赛季约吗?"
  
"再说吧。老凌在宿舍吗?"
  
"不知道哎,我在老谭这儿呢。"
  
"晚上让你盯着他吃饭,你见着他人了吗?"
  
赵启平干笑两声:"老谭来的早,我......."
  
"行了我知道啦,快去过你的春宵吧,别打游戏了。"
  
电话里传来模糊的声音:平平,我就洗个澡,你要跟谁约啊?
  
李熏然没再说什么主动摁了电话,非礼勿听,非礼勿听啊。
  
还是没找到凌远。
  




04.
  
李熏然又打给庄恕。
  
庄恕打算出国,最近也是经常泡图书馆。
  
李熏然本来有点怕他,这个人成天绷着张脸,看起来比凌远还凶,很不好接近的样子。凌远跟他说这只是表面上的样子,庄同学啊,其实是个易受惊体质。
  
那次季白在外边咣咣砸门,门响一下,他就跟着抖一下。也不知道是怕季白还是怕门响。
  
后来呢?
  
我怕季白毁坏公物就去开了门,庄恕干脆把自己裹到了被子装死,我怕被误伤就撤离现场了。
  
我怎么不知道?这么好玩的事怎么不叫我啊!
  
你那会儿正忙着和启平开黑么,我怎么好打扰你。
  
对了,三哥为什么要去砸门啊?
  
不知道,我也没问出来。
  
后来李熏然就不怕他了,还安利他一起荣耀,庄恕友好接受,连接了友谊的桥梁。
  
"你问凌远啊?上午我见他啦,下午我就出来了,我这会儿也没在学校,不知道啊。"
  
"好,我知道了。"李熏然电话还没挂,就听到季白的声音:票取好了,走吧。
  
原来俩人看电影去了。
  
午夜场的电影。
  
这年头,有对象都靠不住。还是问问韦天舒吧。
  
这是凌远宿舍四人帮里唯一的单身狗,他总不会也出去约会了吧。
  
"凌远?不在屋啊。没跟你在一起啊?"
  
韦同学不负众望,果然在宿舍,可他的消息也不是里李熏然想听到的。
  




05.
  
李熏然穿好衣服轻手轻脚出了家门,微信里给父母留了言,说学校有事,先回去了。
  
即使有什么事凌远也会提前跟他打好招呼,跟今天这样找不到人还联系不上是第一次。
  
就这一次就够他慌了。
  
虽然他家和学校在一个城市,可离得也不近。一个在东边,一个在西边。学校周末的门禁延后一小时,12点半锁门,他看眼手机,已经1点多了,又给凌远打个电话,还是没人接。
  
李熏然熟门熟路的来到一处墙下,借着旁边的树翻了进去。电话一直在往外播,忙音也一直在响。
  
凌远,你到底干嘛去了!


  


06.
  
李熏然突然想到,凌远为了看书方便上月拦了图书管理员的活,他大概是有图书馆的钥匙的。
  
图书馆正门的锁的,他去了侧门,搭上门把手转了一下,门来了。
  
在凌远经常坐的位子那里,他看到了人。悬着的心终于放下。
  
李熏然慢慢走过去,想吓唬凌远一下。又靠近一些,他放弃了这个念头。
  
凌远撑着头睡着了。
  
电脑屏幕还亮着,面前凌乱地摊着几本专业书,都被翻开,笔记本写的满满的,有字也有图。手机孤零零地在不远处的桌面上,已经没电了。
  
李熏然把旁边放着的外套给他批上,小心翼翼地把书收好,文档点击了保存。
  
凌远还是没有醒。
  
李熏然不忍心叫醒他,凌远一忙就失眠,能睡着是件好事。万一把他叫醒他又精神了怎么办,还是就这么睡着吧。
  
李熏然把凌远的专业书摆成一摞,侧头撑在上面,面朝着凌远的方向。
  
这人怎么这么好看呢。
  
这么好看的人是我的。
  
李熏然无声地扯开嘴角,伸手想点点面前人的鼻子。伸了一半又缩回来,把人弄醒了就不好了。
  
图书馆里一片黑暗,只有他们这里亮了一盏灯,温暖的光包裹着他们,整个世界一片安静。
  
晚安,凌远。
  



07.
  
凌远的头没撑住,醒的时候是趴着的。睁开眼看的就是李熏然,给他吓了一跳,他怎么来了。
  
凑近亲上他的唇角,补上昨天的晚安吻。
  
几乎是同时,李熏然醒了。轻皱眉头看着凌远,在凌远的脸还没离远的时候坐起身亲回去。然后他发现了一件事,他落枕了。
  
枕着摞书睡那么久,能不扭着吗。
  
凌远抿着唇给李熏然按摩,李熏然疼的哼哼唧唧。
  
"你别笑,还不是因为你!"
  
"我保证,以后一定不会了!绝不会让你再找不到我。"
  
"咔哒"一声,门响了。
  
两人同时往门口望去。是一个学妹,也是这里的管理员,提前来开门的。
  
"凌学长在啊,那,我就不打扰了,你们继续。"
  
小学妹匆匆忙忙要走被凌远叫住。
  
"等等樱桃,你忙吧,熏然脖子扭了,我送他去医务室。"
  
"好。"
  
小学妹默默看着两个学长收拾好东西从她身边路过,这期间已经有同学陆续进图书馆了,她还是觉得两个学长身上散发着不一样的光芒。
  
为什么她一大早来这里就看到他们两个人,为什么熏然学长的脖子会扭了,脖子扭了凌学长不能给看吗,法医也是医啊!
  
她不懂,她也不想懂。
  
今天的自己,依旧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
 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生日快乐!
  



【目录整理】楼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联文

大家都棒棒的!
感谢整理!
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爱楼诚的我们~😂

维木向东:

啪啪啪鼓掌!


白夜:



本次联文主题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,共十二个小题,一题一篇。最后一篇段子合集带着大家复习一遍十二个主题,强化记忆




两小时一文,一天发完,全部HE




————按照时间顺序排列








【谭赵】【富强】Affluence And Restiveness      @Lemon cookieฅ




 




【东凯】【民主】我是人民我做主       @强摘的果实不甜 








【凌李】【文明】文明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      @米卡米卡米 








【楼诚】【和谐】味道      @战国雄银-不污不舒服司机 








【蔺靖】【自由】好去到人间      @维木向东 








【凌李】【平等】学医救不了中国人,李熏然救得了凌远      @建国之后可以成精🌸 








【蔺靖】【公正】梅花酿     白夜








【洪季】【法治】幸平生(论坛体)      @陆廿九 








【凌李】【爱国】爱国cp组拯救世界      @建国之后可以成精🌸 








【谭赵】【敬业】巨轮沉没     白夜








【楼诚】【诚信】说实话要从娃娃抓起!      @Olivia桜 








【凌李】【友善】团结友善是钓取男友的绝佳秘笈     白夜








【多cp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      @_原地踏步.点在东_ 








————以上为本次联文全部内容




这24个字大家记牢了吗?




请大家跟着楼诚的步伐,树立起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!(别信我)




最后,谢谢美好的楼诚,谢谢辛苦产粮的每一位太太




很荣幸能与太太们展开这次联文活动,比心❤




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❤